leave me alone

去年在搬行李的时候,发现了10几岁时写的各种纸张,叨叨念念颠三倒四写了许多,把这些纸从中学带着到了大学,大学毕业又跟着我辗转了四处住所,现在我又要把他们带回来。
在16岁时收到了16件生日礼物,当时就想,我以后不会再拥有这么多朋友了。果然,16是我友谊数量的MAX值了,现在,和接下来,只会越来越少。
世界很好,也很糟糕。我意识到自己的矛盾,努力学习并修正,不要像他们一样糟。

猜呈沉


大多数人都不快乐,可未必能够体谅他人的不快乐。

我不怕坦言软弱。

可爱

回难



有时会觉得心跳不见了,手按在胸腔上,摸索半天。
最近每一天都让我想起小学时,老师点名起来回答问题,答不出来,眼前一切都在剧烈旋转,无法听懂她说的任何一个字,身心都瑟瑟发抖,想夺门而出。
这样的感觉,最近每一天都在发生。明白它是不健康的,可我无法自愈。
习惯性逃避吧。做不好就不做,最后全部都搞砸。
小学初中时,每一次期末考试前都发烧。最后考不好就有了好理由。高考时,家人去世,也是一样的。工作不顺了,便想辞职,随后下一家也是同样的问题。
想死,也无非是因为觉得活着很难。
仅此而已。

太他妈冷了

最好的春药

语出惊人。
全国各地的夏天都死得差不多了,广州还留着一点点,一点点。
老庄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去游泳,想抓住夏天的说法太文艺,他的理由是“游泳是我的春药”。
等到冬天,不能冬泳的时候,他就会变成一个性冷淡了。
夏天再见!

我愿它像一首诗

改变

朋友的偶然造访,让你意识到,一个人不修边幅的生活不太体面。
从此,你成为一个早晨起床会叠被的人。

食色性也

在你们迷恋腹肌的今时今日,我早已在20年前的一间牛肉店就见过世界上最完美的肌肉线条。
那时候还不懂得何谓“男色”。
一字排开,赤裸着上身的精壮汉子,每人手中握着婴儿手臂粗的铁棍,节奏森然,一扬手,一低锤,重重击在牛肉上。肌肉线条的变化,从手臂开始如同水波荡开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白话有句俗语说得好

有几甘风流,就有几甘折堕

翻译一下:如今加班流的泪,是当初脑子进的水。

这几天看彩虹看吐了。

对大海有天然的恐惧。

假惺惺

每到半夜想的是:我怎么还不睡

每天睁眼想的是:我怎么还没死

清醒之后想的是:等一下吃什么


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热爱工作,大抵说来,只是爱钱。没有钱,心里没底,接外包的收入包含太多不确定因素,让我不自觉慌张。

家里wifi的账号名是EX的名字,续费的时候让小哥帮我改,千万别动密码,因为我不懂改。上个月搞不定的邮箱问题,完全弃之脑后。经常卡住死机的电脑,也不知道怎么挽救,只想着赶紧赚钱换个新的。还好朋友帮忙看了一下,顿时又快了一倍不止。

这些“我不懂”的事情,充满着不可靠,在可见范围内希望他们永远不要变。包括人际关系。

周六想找人吃饭,群发了几条微信,1条说不在广州,2条在我吃完饭后回...

每年夏天都会低烧一段时间
靠免疫球蛋白注射撑过去
脑袋昏沉,脚下漂浮,手心在燃烧
汗淌下来,再蒸发,留下盐渍
这两天中暑了,感觉这样的日子不远了
夏天的光和热是个焚烧炉
我要死了

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是我真正离不开的
那就是手机
智能手机
能够上网的智能手机
有畅通网络能上网的智能手机

每天醒来第一件事不是关心身旁的人
而是,找手机

好可怕
手机控制了我的大脑
代替我思考
像我的手延伸长出来的一部分

可怕

关于亲密关系的话

出于不得已的原因,我们不得不和拥有血缘关系或契约关系的人,维持一定的亲密关系。
距离产生美,陌生人的稍纵即逝让人感觉无害。我们也一样希望能够和持有亲密关系通行证的人,保持安全距离。这种安全距离更倾向于心理距离。
一般我会建议大家一开始就学习做一个生性凉薄的人,一个固有印象能够抵挡闲言碎语千军万马。假如对一段亲密关系的沮丧,慌不择路地逃进另一段毫无准备的亲密关系里。这是一种常见错误。比如结婚,比如生孩子。
在可选择范围内,身体距离离得越远越好,避免冲突和突如其来的关爱。比如选择离开定居城市,那是我可选的最优项。这样有效拉长了心理距离。突然的关爱经过手机传递,稍微显得不那么让人尴尬。僵持也可以非面对面的...

循环终止是混乱
混乱翻页是难堪

2015.5.25 失眠的话

看个球

异常现象

水逆 和 本命年
分别是两种 神秘事件

无尽的道别

很多话都是老生常谈,说了又说。
假如我不再阅读,不再与意见相左的人争辩,只听悦耳动听的话,那么最后不过是换一个形容词在诉说以往说过的意见,即便是表达自我,来来去去也还是陈旧的我。
可以的话,我想给自己装一个F5按钮,不断刷新。
从月初开始,陷入某种低迷状态无法自拔。日常熟练擅长的事情,信手拈来的工作,突然做不下去了。不断的自我怀疑,引发自卑的沮丧,所有事情开始失控。
没有办法正常入睡,不堪一击的肠胃。过去一年的一切都像被反噬,扼住咽喉无法吐尽。这种感觉在三年前也曾出现,而我对此毫无把握。就像一场雨,只能等待它过去。
虽说这场雨已经下了太久,但走入雨中无疑需要更多勇气。把雨比作现状并非我所愿,太久见不到阳...

意识到我会死

可能是热死的。

尽头

从前习惯散步,一条路走到头再折返。看看站牌,看看树木。这条路太小,吃完晚饭的人走出家门,都站在路边看拖车拖走故障小车。这样的场面,一年也许只可见一次。他们像观赏杂技表演一样,看得入迷。直到车开出了小路,声音都听不见了,他们低头,接着泡手里的茶。
你只是想走走,再往后,许是死路,许是另一条路。

你总是要回来的。

少侠且留步

好似有很多话要讲

微张唇,说出来的是


——“令狐公子,您贵姓?”

你对我说过你是执迷不悔

……





>>>>>>>>>

1995年的歌,唱到了2013年

我们轻而易举地从时间的这头走到了那头

一下子心底提前活成了白发苍苍的老者

让我为你唱首歌吧

邓丽君的版本太甜了

这个版本比较好吃

万般带不走,唯有喝杯酒。

不知道为何,这首歌声音质感好强=0=

来听来听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